古代如何约束官员
2012-05-03 17:23:00   来源:   评论:0 点击:

 

    东汉末年,有个干部叫赵咨,官拜 “东海相”,也就是东海国的行政长官。东海是个小封国,位于现在山东临沂,赵咨相当于临沂的主要领导。


    赵领导去临沂上任,途经河南荥阳,荥阳的县令叫曹嵩,是他的铁杆粉丝。这个粉丝听说自己的偶像要打荥阳过,跑出去迎接。谁知晚了一步,赵咨的马车已经过去了。曹嵩很后悔,对秘书说: “赵君名重,今过界不见,必为天下笑”。于是他把手头的工作交给秘书,快马加鞭去追赵咨,等他追上的时候,离荥阳已经很远,都出了河南了。后他返回荥阳,把工作辞掉,回家当老百姓去了。


    上面这个故事出自 《后汉书》,故事里的曹嵩名气不大,不过他有个名气很大的儿子——曹操。曹操的爸爸也是人,跟咱们常人一样也会有追星的冲动,这都不算奇怪,让我们感到奇怪的是,曹嵩在见完偶像以后为什么要辞掉工作呢?难道那时候的公务员追个星就得把饭碗砸了吗?当然不是。

    在汉朝,地方官员可以追星,但是不能随便离开自己的辖区。不然,就是严重违规,自己不辞职,朝廷也会撤他的职。


    地方官非经允许不能离开辖区,是很多朝代共有的一个规定。比如说三国时期,魏国有个姓吉的县长,听说自己的老上司死了,去京城奔丧,被纠察百官的司隶校尉钟繇逮住,当场打死。孙权在位的时候,吴国有个姓孟的县长,自己的母亲去世,他没有跟朝廷请假,就回老家给母亲办丧事去了。孙权得知后大怒,要砍他的头,幸亏大臣陆逊 (就是在《三国演义》里火烧连营的那位)在旁边求情,那个孟县长才免于一死。


    事实上,该县长即使向朝廷请假,也不一定被批准,因为孙权下过命令: “遭丧不奔非古也,今国家多难,凡在官司,宜各尽节”。意思是父母亲过世,当儿子的本来应该回家治丧,可是现在军情紧急、政务繁忙,哪个岗位都不能缺人,所以忠孝不能两全,哪怕父母去世,各级干部也应该守住岗位,不能回家。


    三国以后,几乎每个朝代都规定禁止地方官随意离开辖区。宋朝的大文豪苏东坡去杭州上任,途经江苏,江苏徐州有个名叫陈后山的干部是苏东坡的粉丝,跑到南京去见老苏。这事儿被别的干部知道了,向陈后山的上司告了一状。最后,不但陈后山被撤职,连苏东坡也受了牵连。这个例子跟本文开头的故事很像,都是因为追星追到辖区外面,把乌纱帽弄没了。


    明朝嘉靖年间,都察院专门下发“红头文件”: “各处抚民兵备等官,皆有地方责任,不许越境迎送参谒,有妨职务,违者听抚按官参劾”。在地方任职的干部,无论是军事干部还是行政干部,都不能离开自己的辖区去迎接上司或者拜访同僚;凡是违反这个禁令的,当地的巡抚或者按察司可以参奏罢免。


    清朝的法律也有很明确的规定:“凡官吏无故擅离职役者,笞四十”。各级干部不经允许离开岗位的,屁股上要挨四十下小板子 (“笞”指的是用小竹板打屁股, “杖”指的是用大竹板打屁股)。负责打屁股的,一般是他们的上司,上司要是比较严厉,底下的干部就得老老实实待在辖区里,不然非挨打不可。

    康熙年间,有位两江总督于成龙,居官清廉。他刚到任的那两年,官场风气不好,迎来送往成为通病,巡抚到下面视察,县令为表示尊重,隔几个县去迎接。于成龙就打他们的屁股,县令也打,巡抚也打。于成龙亲自监刑,用一只苹果和一只茄子做样子。刚打完的时候,屁股的颜色一定要红得跟苹果一样;两三炷香以后,要变得跟茄子一样紫,否则重打。经过于成龙的铁腕治理,官场上的风气好多了。


    如果单看纸面上的规定,还是明朝的干部被管束得最厉害。身为干部,不请假就离开, “着实打一百”(朱元璋的原话),也就是狠狠地打一百板子。假期结束不上班, “一日笞一十”,每旷工一天打十板。上班期间,该值夜班不值夜班, “各笞二十”,打二十板。请病假不能超过一个月,如果超过一个月, “该支俸粮截日住支”,停发工资。一个干部可以举荐另一个干部,但如果被举荐的干部搞贪污,则 “连坐举主”,举荐者跟着受处分。做官的不能跟太监拉帮结派,否则 “皆斩”,干部和太监统统砍头。还有,六部官员和地方督抚不能写文章歌颂宰相,不然的话, “犯人处斩,妻子为奴,财产入官”,谁敢歌颂,就砍他的头,抄他的家,还把他的老婆孩子抓走当奴隶。


    明朝限制官员在任职所在地买房,且禁止娶妻。凡是行政长官,必须在衙门里居住。明朝禁止官员买房、娶妻,是防止他们通过收受低价房或者免费房变相受贿,防止他们在任职所在地拥有一大堆亲属。


    不光明朝,清朝也有类似的规定。往上追溯到元朝, 《大元圣政国朝典章》第十九卷记载: “在先收附了江南的,新附人的房舍事产不得买……官吏不得买者,百姓每得买卖者”。意思是禁止蒙古官员在江南购买民房,只许老百姓之间互相交易。


    元朝禁止蒙古官员在江南买房,是怕这帮掠夺成性的家伙以购买的名义,强占老百姓的土地和房屋。翻翻宋末元初的文人笔记就知道,蒙古人征服江南之后,经常出去借住或者购买民房。借住民房的不仅强拿强要,而且强奸杀人;购买民房的也很蛮横,譬如一套房市价十万,他们只给五百,甚至一分钱不给,弄一张假合同,逼着原业主签字画押,那房子就成他的了。


    摘编自4月23日 深圳新闻网李开周 文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如何克服嫉妒心理
下一篇:日本人的“洁癖”

分享到: 收藏